029.jpg 

 

   這張CITIWALK的照片,是H口中說的,光圈和快門都配合得恰到好處的照片。

 

  和H善於條理式分析還有構圖配置的拍攝手法不一樣,我拍照憑著的完全只是感覺,我不知道這樣到底是好還是不好,記得第一次拿起單眼相機,立刻就被一堆數字搞得頭痛,H說,那你就把那些數據組合記下來啊。 但很快地我就放棄這個念頭。 為什麼我想拍照?我只想在有限的視野範圍內,透過觀景窗攫取那個最觸動我的部分,無論是不是忠實的呈現了原貌,那是我當下感受到的。

 

 

  而H也不會懂為何我總是追求像LOMO那樣有瑕疵的照片,其實有很多攝影家也玩LOMO的啊,我說。 那種底片機拍出來的感覺,是不是就像在冷天裡,傍著發出令人安心的香氣的柴火帶來的溫暖,永遠是電熱爐的熱氣無法取代的呢?  我曾經去過一家牆壁掛滿了用黑白老照片作裝飾餐廳,看著那些用大半個世紀前,沒有LCD、沒有測光、沒有自動對焦,設計簡單的相機所拍攝出來的照片,竟是那麼動人。 所以無論如何,完美也好,有缺陷也罷,我所追求的只是一張有感覺的照片,而相機,就只是部機器而已。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全站熱搜

Lo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